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65章 各有信条

作者:幻羽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许帝拖着病体艰难起身,望眼欲穿般的扑向从门口进来的小女孩,那是他在绝望中的希望,却在向希望刚刚迈出一步时被一刀砍裂了后颈。

    咚!!

    一声巨响,是皇帝枯瘦的身体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也是三公主内心的巨震。

    叶小娘缩着瞳孔,捂嘴而不敢发出声音,这个时候的顾益像一个降临人间的魔王,对着死亡与血腥不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他把钢刀直接扔掉,路过尸体也与三公主擦肩,

    这位公主殿下颤着双唇看了一眼顾益,恰好顾益也在看她,对视的一瞬间潮水般的恐惧忽然从她的内心涌出。

    这个人真的胆大到杀掉皇上!

    “你是小娘的朋友,我不会杀你的。”

    三公主缩着脑袋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陛下啊……”老太监北公公与许帝荣辱系于一身,他已身受重伤,却还是爬到许帝的尸体边上,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陛下辛劳一生,最后却死于逆贼之手,”他忽然双眸猩红嘶吼道:“顾益!你为人臣却行此大逆不道之事,终有一日这必是你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你再哔哔,我连你都杀。”顾益指着他道,没空理这家伙,他的心思在于刚刚赶过来的十七楼主身上,十七楼主是个只有几岁模样的小女孩,腿短、手小、身薄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……就有才能成为楼主吗?

    这天下或许有天才如此,不过仅仅以天才的逻辑来理解十七楼主总是有些奇怪,因为她的外貌绝对不会超过10岁。

    哪有人天才到这种程度的?

    顾益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更加不解的是,这个被皇帝喊作十七楼主的人其实身上的气势弱的很,根本没有一个合道境的实力,甚至于灵气的波动都很微弱。

    刚刚在他杀死许帝时,也未能做出什么有效的阻拦。

    “是灵识虚影吧。”长脚猫走到顾益的身边,“她的本体并不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顾益奇道:“还有这种事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有这样的功法的,能幻出分身,虽然分身的力量不强,但她在此处的所见所闻,本体也都听得到、看得到。”

    顾益忽然想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“那要是分出身来做快乐的事,岂不是双倍的快乐?”

    “什么快乐的事?”长脚猫询问着。

    小女孩注意到了长脚猫,“大雨宫的人,跟随到了人间宫,而你,叛国弑君,想好怎么收场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顾益倒真是敢说。

    十七楼主带着微怒,“皇帝再不好,他可以统领全国,抵御外敌,你这样杀了他,许国怎么办?庐阳怎么办?天下万民又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益说:“十七楼主不必这样忧虑,我杀了许帝,不代表我要叛国,在我看来许帝才是行窃国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我先解决了这宫里的混蛋,再到外面去帮你解决那些想要冲进庐阳来杀人放火的混蛋,许国换个皇帝而已,其余一切照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三公主和你也可以将我定义为叛国,逼得我没有办法也只能试着叛一叛了。”

    “恃武而骄,难成大器,你真以为到了合了天道世上就再无敌手,可以恣意妄为了吗?”十七楼主的虚影忽然开始变得不稳定,又转向另外一边,“三公主,特别时刻,还请殿下镇定,统筹军力,团结同胞,抵御外敌。”

    该是那边出了什么事,很快这道虚影就散了。

    北公公这时候怒斥顾益:“皇位所归乃是天定,怎可由你这个逆臣随意挑选?”

    顾益觉得他真的很烦,“我就选了,你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老太监气得脸色铁青,胸口伤势更疼,差一点没再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不过十七楼主的话倒是给了顾益提醒,他得提任一个新皇帝出来,边想着,边去把腿软而不能站立的叶小娘扶了起来,

    “小娘,你别害怕,我还是会回去吃你的鲈鱼,过简单的日子,这皇帝依旧留给他们尹家人当,你觉得三公主怎么样?”

    气氛突然变得奇怪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公主起了某种心思,是啊,父皇死了,要新的皇上的。

    这正是她期待已久的。

    小娘却不知如何抉择这天大的事,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什么来,

    这可急坏了三公主。虽然刻意的不去看小娘,但眼神总是忍不住的要飘过来。她大概又想到和小娘的友谊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顾益不想让小娘陷入两难之中,“此时是庐阳存亡之际,不宜大动,三公主一向熟悉庐阳事,后事交给她料理吧。至于以后如何,那是后话。”

    现在随意扔一个人上去,的确难以稳住局势。

    但顾益也说了‘后话’,

    完全是要看三公主怎样表现。

    “这就走了?”长脚猫指着北公公,“他不杀了吗?会不会有些可惜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太平殿原本缓和的氛围又立刻紧张起来,老太监看着向死而生,但是真听了这话,还是在脸上写出了害怕两个字。

    顾益头也不转,“随便你了,我什么时候指挥过你?到太平殿都是你自己来的。”

    长脚猫一懵,诶?好像是。

    颜狼:“你形成习惯了,咱们干吗听他的?”

    “有理,有理,那就带走吧,顾益小子刚刚说的有道理,合道不是很好找的,咱们把这个老太监带回去,杀了可惜,之后让他陪我打架吧。”

    三公主想要说点什么,但是始终开不了口,北宫鋆若是能活,自然是她的一大助力,怎么说也是合道境。

    北公公自己都在往后退。

    顾益管不了这些,书雨也带上小娘跟着他。

    在太平殿之外,禁军林立,一个个穿着盔甲的将军拔剑所指正是顾益,但顾益从台阶上下来,他们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声鼎沸吵了殿内的三公主,她又没有受伤,于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,

    “殿下,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几位将军为围绕着和三公主,一是要保护她的安全,二也是找一个主心骨。

    “陛下怎样了?为什么太平殿被封了起来?”

    三公主看向顾益,那张并没有多少表情的脸。

    他想要看她的抉择,

    “放下你们的武器,都退下!”三公主全力嘶叫着下令,“众将士听着,顾益并非传仙才士,他是小苑山仙人!”

    她竟然当众宣布这样的事。难道她不清楚,小苑山仙人在普通人心中有怎样的威望吗?

    顾益继续下台阶,往前走,对着三公主说:“大敌当钱,殿下的决策很英明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叶小娘和书雨,身后则是则抗起了北宫鋆的长脚猫,

    北公公,宫中的大部分是认识,如今却被打成这副鬼样子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终于有勇士喊了起来,“顾益怎可和小苑山仙人相提并论?他叛国弑君,行此大逆不道之事,殿下不能就这样放过他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!殿下,陛下呢?陛下怎样了?”

    三公主很讨厌顾益不假,但是顾益刚刚说的‘决策英明’几次竟然是她期盼已久的话语。

    她不多说,从边上士兵那儿抽出钢刀,奔着那个带头喊着顾益‘叛国弑君’的人就去了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的靠近,也让那人直视到了死亡的降临。

    “惑我军心,该斩!”

    三公主也发起了狠,举起来手中刀就要杀人立威,然而那软绵绵的刀口被顾益拦下了。

    抓着她的手腕,顾益说:“殿下,他说的没有错。我与人们存在于人们想象中的那个小苑山仙人的确无法相提并论,我也确实弑君了,一个敢说真话并具有勇气的人,你不该就这么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而且,他还很年轻,嘴唇上都是绒毛,连胡须都还没长起来。

    眼睛大如牛,具有勇气,但刚刚也的确害怕三公主真一刀把他给斩了,如今顾益站在他的身旁,变成了救下他性命的人。

    咕咚。

    年轻人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但顾益却冲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庐阳外,还有强敌。”

    便就这么离开,反正是目的也达到了。

    于是这宫中的禁军都退到两侧给他让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三公主看着那人的背影久久不语,不过在她转身时,忽然间心境又变了。

    人间宫、太平殿,

    皇帝已死,亟待新皇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皇位很有压力,顾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来一次,但即便是面对可能的死亡,三公主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却不知顾益真正的支持谁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搞,不就是帮着那个小姑娘当了皇帝吗?”长脚猫提醒顾益说:“我看她的样子,和你好好相处是不可能的了。”

    顾益很平静,“我知道,只是暂时的而已。我今天直接杀了她,难免影响到庐阳守卫。她的理性忍耐应该不比许帝差多少,不过我也正需要她的理性和忍耐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杀的是皇帝,不是一般人,肯定会有很多后续的影响,有三公主的话,她依旧能把所有的力量集中于庐阳守卫,没有三公主,现在已经乱了。”

    叶小娘也深深望了一眼皇宫,她虽然有些普通人的善良,但是想到差一点就要给那个老头子侍寝就觉得恶心,于是说:“杀的好。”

    顾益轻笑一声,“你的这位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皇上说的那番话是真是假。”小娘记得很清楚,“他说,是三公主揣测圣意,做了牺牲朋友的决定,他本人根本没有下圣旨。”

    那种情况下的话,要说信也有可能,毕竟人之将死,但那时候已经是深度恐惧,估计有什么胡话都会说。

    所以小娘一时间也分不清。

    或者说,她还是不太愿意去相信,三公主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,然而实际上在回忆之前交流的时候,她也明显觉得三公主是在劝她、诱她、甚至是以顾益来对她进行一些软强迫。

    顾益猜测说:“应该都有吧。皇帝不会明令,大敌当前做这种事不太合适,但如果没有一点暗示,三公主也不会忽然想到要促成这种事,理由也一样,大敌当前,她的心思不可能分出到这一方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猜,是皇帝有了暗示,而经常能摸清皇帝心思的三公主体会到了皇帝的意思,所以才去做。这是一种政治伙伴间长期培养出的默契。”

    当时的情况不得而知,但这应该是最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叶小娘停下了脚步,像是做下了某种决定,

    顾益也在等着她的决定,留下三公主的命,其中还有一个未说出口的因素就是她曾是小娘的朋友。

    作为旁观者,他看的清楚,皇家子女哪有什么友谊不友谊的,到了该作抉择的时候还不是把你往火坑里推?

    甚至于最后许帝都开始把脏水泼向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但小娘是当局者,牵扯到了感情,不一定能向自己这样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“顾益。”叶小娘轻声言语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以后要伤害你的话,你就再进一次人间宫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她表现。不过皇帝有七个女儿,除了大公主远在海外,其余的有合适的吗?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换成三公主,其实区别不大,本质上她和许帝是同一种人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有一点点区别,

    但那个位置上的权力会改变一个人,要不了多久,她就是第二个许帝。

    叶小娘也不知,“……或许七公主好一些吧?”

    七公主……

    其实顾益也有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杀了许帝,他就要面对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便是七公主。

    “她不好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不适合。

    顾益略有叹息。

    书雨问:“顾益你怎么了?叹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你也见过她的。”顾益讲着,“当时在古青河畔,舒乐边上的那个女孩儿,就是七公主,她与她的父亲和姐姐都不同,其实是个很单纯善良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太平殿出事,消息传的很快。

    顾益走出人间宫,想到了七公主,七公主也恰好出现在街道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要为父报愁,一会儿你别怪我。”书雨向前,挡在顾益的前头,她大概知道七公主也算是顾益的朋友,所以交起手来总是放不开。

    “书雨,你可还记得你曾经还是大雨宫左护宫使的时候和我说过,我们都不是坏人,只是各自为了各自的信条。”顾益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是,所以不必纠结着、折磨自己,这不是对错问题,是选择问题。我留在大雨宫是对,这辈子跟着你也一样是对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今天继续单更,明天就忙完了。还有,不要瞎想啊,我就是单纯的现实忙,那些节奏问题与我无关的~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